1. 首页
  2. 首页
  3. 征集

这一次,设计师说了算!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征集标识引发争议

“没见过四个图形组合的LOGO,太复杂了!”

“适合学术突破,不适合交流传播!”

4月1日,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以下简称设计中心)标识(LOGO)征集设计竞赛获奖名单揭晓。第一名作品在网上一公布,便引发业内外人士褒贬不一的争论。

深圳商报记者了解到,此项标识征集大赛是设计中心发起的一项开放式竞赛活动。经过深港两地资深设计师李永铨、张达利、黑一烊、孟岩以及主办方代表黄伟文 的评选,北京新锐设计师广煜的作品“打败”其余507份作品,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该作品也因此成为设计中心对外形象展示的“名片”。

对于该标志引发的争论,记者第一时间采访设计师、评委和主办方,看他们的回应。

▲这个标识运用起来也要有一番讲究。  (资料图片)

▲四个图形组合的LOGO引发争议。(资料图片)

谁规定标识只能是一个图形

广煜设计的这个标志由三角形、长方形、正方形和圆形共计四个图形组成。他告诉记者,其灵感源自积木和公章。

但正是这种设计变化的多样性,成为了争议的焦点。多位网友认为,这个作品与以往单一图形加中英文说明的标识设计不太一样,有些过于复杂了。

对此,此次大赛评委会主任、香港设计大师李永铨认为:“作品打破了以往标识设计的禁锢,具有超前性。我们希望出现新的作品,在风格上有所突破。中国的设计应该向前看,不能在固定的框架里。如果总是沿袭以往的做法,再过10年、20年,水平还是停留在原处。”

“谁规定标识只能是一个图形,而不能呈现多样性”大赛评委、深圳资深设计师张达利认为,在以往的很多比赛中,总是会出现似曾相识的东西。“我们需要颠覆!这种具有前瞻性和突破性的设计能够给设计行业带来新思维,能促进学术性和专业性的探讨。”

设计师广煜更是反问道:“标识形象设计为什么不能是复杂的?”在他看来,设计应该有很多种可能性,为什么不能是一张画?一种颜色?一套字体?甚至是一种 规律?“设计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简洁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我更期待使用者用搭建‘积木’和‘公章’的方式变化组合。这种公众参与的过程,与好 看、难看、复杂、简单,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它拉近的是公众与设计的关系。”

在运用上的确有些风险

尽管评委们对该作品大加赞赏,但也有人对作品的传播交流性提出了质疑。深圳平面设计协会副会长朱德才在微博上写道:“如果设计促进中心是一个偏学术研究 组织,这个标识非常有独特气质。但如果是一个社会服务功能的平台,不知道这样一条拱杠上三个设计基本造型混合的做法是否干涩?作为传播交流平台应回避气质 上的孤傲清高。”

实际上,评委们对于该标识在实用性上的能力也颇为“忐忑”。李永铨说:“选择这个标识的确有些‘冒风险’。因为 标识的运用不仅仅是一年、两年,而是一个长时间运用的过程。如果没有足够的运用能力,这个混合图形会变得很混乱。选好标识只是一个开始,将来的运用情况才 是标识成功与否的分水岭。”

“在今后的推广过程中,小到一张名片、海报,大到会场布置以及城市宣传,标识无处不在,这是一个系统的使用能力。”张达利说,这对标识的运用能力是个很大的考验,这还得看设计中心有没有这个驾驭力。

李永铨甚至建议,设计者最好全程跟踪标识的整个运用系统,设计出一套完整可行的运用手册,从而保障标识运用的顺畅性。

最终还是投票决定

“作为一个为设计而存在、为设计服务的机构,我们想要‘为设计而设计’。这也是大赛以此为主题的内在原因。”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策划筹备负责人之一 黄伟文表示,“我们只是想做一个充分的、纯平面的设计专业竞赛,充分尊重评委,希望站在一个学术的角度来做,使这个竞赛能够对平面设计、LOGO设计、政 府标识设计有所推动。因为,设计中心的想法就是要推动设计的进步。”

作为主办方代表,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策划筹备负责人之一 周红玫也参与了评选的全过程。她告诉记者,此次大赛第二名、深圳设计师黄杨的作品因其亲民性和实用性而颇受评委和主办方青睐。评委们为此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的激辩,最终还是投票决定。“这一次,‘领导内定’行不通,一切得靠设计说话。”

李永铨和张达利也一致表示,此次评选打破了以往官方比赛内定的习惯。“我们以前参加大赛评选,都是选出3个,最后由领导定。这次,完全由评委专家定。这也为国内标识征集和投标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

本文原文链接:《深圳商报》: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征集标识引发争议

相关链接:

>> 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LOGO设计竞赛竞赛结果

>> 最终获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