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首页

专访奥巴马竞选标志“O”的设计师

    2006年年末,位于芝加哥的动画设计工作室摩得(Mode)与一名图形设计师索尔·申得(Sol Sender)合作,一起设计了巴拉克·奥巴马的总统竞选活动的Logo。最后确定的“O”成为了近期以来识别力最强的政治标识。在大选获胜几天之后,纽约时报的斯蒂文·海勒与申得先生就该设计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对话。

  

  斯蒂文·海勒:你是怎么得到设计的奥巴马图标工作的?

    索尔·申得:我们通过摩得工作室获得这一差事。我毕业院校的同学斯蒂文·侏罗纪是该工作室的创始人。他们跟由大卫·艾克斯罗德和大卫·普乐菲执掌的政治运动咨询公司“AKP&D信息媒体”有长期的合作。

    问:过去有没有做过其他政治图标?

    答:没有,我们没有做过。

    问:我想知道,既然许多策划政治运动的组织都在做“同一件事”,你有没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想为奥巴马竞选另辟蹊径?

    答:我们为设计这一图标而兴奋,而奥巴马竞选的前景又让我们精神百倍。但是,我们没有跟随或者重复其他人的工作,因为我们唯独为自己的理念所着迷。在一个可以实现并正在实现美丽前景的重要时刻,我们觉得要做出突破,这是一次机会。

    问:在你们确定“O”的创意之前有过多少反复?“O”是你的第一个创意吗?

    答:实际上,我们第一轮就列出了7到8个创意图标,最后选定的这个就在里面。说到我们内部筛选的过程,我觉得这个图标——现在我们都知道啦——是来自设计探索中的第二轮。没有任何先兆,它忽然间就从所有图标里面跳了出来。整个过程用了不到2个星期的时间。

    问:奥巴马的主要策划人大卫·艾克斯罗德怎样评价你们最初的报告?

    答:摩得公司处理此事。我觉得,我们对所有创造出来的点子都有感觉。我、摩得与艾克斯罗德一起在展示上评估了最后2到3个图标。大体上觉得它们都不错,但是我们强烈地感觉到“O”是最有表现力的一个。

    问:巴拉克·奥巴马有没有对这个图标提出过意见?

    答:他没有跟我们提过。我相信他看到了最后的2到3个图标,但是我不能确定他看后有什么反应。

    问:当你想出这一创意的时候你什么感觉?

    答:当接受这一工作后,我们马上拿来了参议员奥巴马的两本书。我们被希望、变革和对红与蓝的全新解读(红与蓝不再代表州,而是整个国家)等理念所震撼,从开始我们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奥巴马的竞选代表了美国政治史上的全新理念——可以这么说,“崭新的一天”。

    问:当“O” 这一图标开始使用后,你有没有考虑到或者认识到它会带来多少变化和反应?

    答:坦白地说,通过在传统消费者和公司识别系统的调查,我们发现了类似“O”的设计,还担心它被滥用。现在想来,我们是过于敏感了。但是在大选运动造就一批内部设计团队之前,这种焦虑就已经有了。

    不同的厂商会复制这一设计到各种图示和横幅上,他们也需要一些规制。所以我们最初的担心是(他们是否能)服从和保持前后一致。除却担心,我们觉得它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这一信号有可能带来更广泛的应用,并且会迅速蔓延开来——而且我们已经认识到人们利用它的种种可能性。我们看到(并想像成为整个创造过程的一部分)纽扣、公告板、广告、网状横幅、T恤和帽子上都有了这一标志,尽管我们没有预知到出现的各种变化的范围和个体“所有”的情况。(此段表明,“O”被从个人到组织的各级使用,范围很广,流行程度甚至超过了设计者们的想像——译者注)

    我们在2007年的夏天把图标和设计。从那时起,你看到的所有现象都是运动自身造成的,包括图标在“人口统计方面的”变化。他们还把印刷样式发展到大写字母,把拜登的名字合并起来,还在图标的外面围了一层白色线条。

    问:这个图标有没有使你觉得不安?你有没有觉得它“明星化了”或者“过于光滑”?

    答:我们没有不安,尽管有明显的事例提醒我们有必要时刻关注它的使用情况。从对竞选的浅层次认同的意义上来说,我们从来没有觉得候选人被“明星化了”。这一认同是对整个竞选而言的,而不是对候选人而言的。考虑到这一运动面向数以百万的人们,“O”很可能成为更为广泛的象征——它成为社会运动的专利,希望的象征。

    问:你觉得“O”对最后的结果有什么大的影响?

    答:这一设计的发展受到了候选人理念异乎寻常的启发。像其他图标一样,其意味和影响来自于人们对它的认同。

    问:既然奥巴马先生成为了奥巴马总统,你觉得“O”有没有其他广泛的生活含义?

    答:嗯,“O”是奥巴马2008竞选运动的标识,而这一活动已经结束了。那并不意味着这个标识将被遗忘;我觉得围绕此次运动的大事记将会长期保存,并会成为“那些支持总统竞选人、那些将此看作我们国家转折点代表的人们”的看得见的象征。说到它是否代表了另外一种生活,我不确定。可能到2012年竞选的时候,它又以某种方式回来了也说不定。

 

纽约时报的英文原文:The ‘O’ in Obama

译言网站的中文译文:奥巴马中的“O” 刘思坤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