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FutureBrand全球首席战略官Jon Tipple专访 | 未来有潜力的品牌是怎么样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企业面临突破创新,线上企业开始着陆线下实体,线下实体开始拥抱互联网,越来越多的人和企业开始将目光集中在企业长远战略上。不过作为现代企业,要想企业良好长久的发展、都需要了解一下未来有潜力的品牌是怎么样?关于这个问题标志共和国官邀请到全球著名的战略咨询公司FutureBrand的全球首席战略官Jon Tipple来告诉你! 访谈嘉宾: Interview guests:   本期,我们采访了FutureBrand全球首席战略官Jon Tipple,同时特别感谢FutureBrand中国区总经理Sophie全程翻译。Rologo与FutureBrand全球首席战略官Jon和中国区总经理Sophie共同探讨了关于未来有潜力的品牌是怎么样的。 In this issue, we interviewed Jon Tipple, Global Chief Strategic Officer of FutureBrand, and thanked Sophie, General Manager of FutureBrand China, for her translation. Rologo, together with FutureBrand Global Chief Strategic Officer Jon and Sophie, China’s general manager, discussed what potential brands would look like in the future. Jon Tipple     Chief Strategy Officer, Worldwide 全球首席战略官   FutureBrand   Jon是一个具有国际经验的品牌战略家,曾服务于多个不同类型的创意项目。他大学毕业时加入了奥美的毕业生计划,并与一些世界领先的品牌和企业合作,通过直接营销、广告、创新和品牌体验设计来推动企业的业务增长。 工作经验:在2012年加入未来品牌之前,他曾经任职于Saatchi&Saatchi、FCB、Rainey Kelly Campbell Roalfe(rkcr/y&R)和麦肯。Jon领导了许多区域性和全球性的品牌策略、体验设计和创新项目,覆盖快消品、金融、科技、零售、交通、体育和媒体等行业。 他的品牌经验包括:伦敦奥运会、红牛、微软、雀巢、达能、维珍、 AB InBev, Bacardi和英国广播公司。 Jon在创意行业获得的奖项包括:D&AD Yellow Pencil, EPICA Effectiveness Agency of the Year and Grand Prix, IPA Effectiveness and the APG Grand…

    116 0 0
  • Rologo专访 | 美术教育理论与设计实践的先行者-清华美院“吴冠英”

    Rologo专访 | 美术教育理论与设计实践的先行者-清华美院“吴冠英”Rologo专访 | 美术教育理论与设计实践的先行者-清华美院“吴冠英”Rologo专访 | 美术教育理论与设计实践的先行者-清华美院“吴冠英”Rologo专访 | 美术教育理论与设计实践的先行者-清华美院“吴冠英”

    吴冠英 1955年12月31日出生于广西南宁。 198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设计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 1982~1985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杂志美术编辑 1986~1990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艺术设计系任教 1990~1999年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设计艺术系任教 2000年至今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信息艺术设计系任教 1992年至今在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任美术顾问 1982年毕业之后,吴冠英全身心投入到艺术设计教育事业中。从”福娃”到”福牛”到生肖邮票 30余年潜心艺术创作,留下了诸多优秀作品例如生肖邮票、明信片、吉祥物等。 艺术教育之路 开创中国设计教育先河 1956年中国开创了设计教育并成立中国工艺美院,中国设计教育处于起步阶段。从小就喜欢画画的吴冠英老师,在恢复高考后,第一时间报考并顺利进入了中国工艺美院。当时国内设计水平处于起步发展阶段,中国工艺美院很多老师都会参与到国家大型设计项目中,其中包括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装饰图案,浮雕等设计。再理论加实践的过程中,工艺美院建立了自己的设计教育体系。在国家百废待兴的时,很多前辈从国外留学回来投入到艺术教育中,其中包括庞薰琹、吴冠中、张仃等老前辈,他们将东西方文化进行了融合,将工艺美院设计教育体系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80年代的中国,美术教育行业属于断层阶段,师资行业人才紧缺,1986年毕业的吴冠英老师选择了留校任教,全身心地投入到艺术设计教育中,传承老一代艺术家、教育家的理念,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去推动中国教育发展。 设计教育的理念:  工艺美院的教学特点就是围绕衣食住行,解决跟衣食住行相关所有设计问题。不能像一个艺术家去独立创造,而是基于用户需求进行对应的设计。吴冠英老师沿袭了工艺美院的传统,重点在培养学生的思维方式。在教学生的时候,老师不会告诉你怎么去创新,但是会告诉你如何去思考问题,面对一个课题,如何去解决问题。 美是第一位,术是第二位,术是为了表现美。不仅仅画的好就是优秀人才,他还要具备创意思维,开阔的视野,独立的个性,才能成为一个好的设计师。不论从事什么设计,都不能只关注一个点,而是多样性、多元化的去思考。只有开阔的知识领域和对各个专业的认知,才能胜任设计师这个的职业。 吴冠英老师积极参与国家的重要设计项目,从福娃到福牛,不论在哪个项目,都是全身心投入,从事哪一行,都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个学生不可能一毕业就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需要去积累和完善属于自己的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 艺术与设计创作专业设计师不能只靠灵感,“要掌握创作规律、观察生活” : 吴冠英老师几十年仍保持每天作画的习惯。翻看他的微博,高铁上、机场里……任何生活场景都能成为画中景。吴冠英老师常常和学生分享“没有一处景是不美的,往往只是我们缺少发现、缺乏感受”。他强调要学会去观察生活,从生活中发现艺术设计所表达的内容和实质真正的内涵。如果你画一块石头,就需要仔细观察石头的本身内在形态变化,与石头所处的环境。例如泰山的石头和永定河河底下的石头,肯定是不一样,因为永定河的石头是靠河水冲刷变成圆的,而泰山的石头肯定就菱角分明。 “专业设计师不能只靠灵感。既要掌握艺术创作的规律,也要注意环境细节观察。”“生活”是吴冠英老师创作的关键词,“很多创意都从生活中来。 关于福牛 : ”2008年北京残奥会吉祥物“福牛”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在创作初期找了很多元素,都和残奥会理念不契合,刚好我回广西,看见很多耕牛,牛是中国农耕文明的象征,立马就感觉到牛诠释残奥会再准确不过。残疾人运动员能够不惧怕自己的不完美,挑战自我永往向前去参加竞技比赛,真的太厉害,真牛。所以用牛的形象能对残奥会准确诠释。只要找到这个点,创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福牛”背着手走路的动作设计,同样来源于生活中的一个细节。我在遛弯时看到一位爷爷领着孙子玩耍,爷爷背着手走在前面,孙子在后面模仿,童真十足。这些要靠对生活的观察,不能凭空想象。你要善于观察,从生活中汲取思维补充的营养,去体验生活里特别有价值和意义的东西,进行提取理解,这就是个人独一无二创作的源泉。 关于福娃: 福娃的创作是经过个人认知推理出来的,我们先了解奥运会的理念和价值,然后思考它如何能和中国文化结合在一起,中国文化体验有“五”的元素有哪些可以和奥运会的理论融合对接,代表五大洲、五环的元素怎么用等等。在思考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五行的理念可能跟它有相对应关系,圆形能体现五行的理念,金木水火土是中国古代思想家的智慧,相生相克、互相依存的关系。这个理念也很接近奥运会的公平、多元、包容的象征。中国五的元素还有很多喜庆的寓意,比如说五福临门,五谷丰登,五福六顺,5000年的文明。所以创意需要靠严谨的考察,知识的积累去推算研究出来的。作为一个职业设计师,一定不要忽视平时对内涵的积累,包括文化、传统或者不同领域的艺术吸收,这都是设计师进行创作的基础。 我平时画东西也是这样,包括画每一张速写都包含创作的因素,看起来是写生,但写生过程从观察自然物到变成一个画面,本身就是创作的过程。所以要不断训练你对客观形象变成艺术形象的能力。通过观察和联想进行创作,因此联想的能力是一种创作方法。我们在里边添加一些对自然界的领悟转换艺术形象,生活是灵感的来源。   联想的作用是比如缠枝纹,和卷曲的羊毛,然后通过联想把两者结合到一起,创造出一个有独特属性的羊形象。 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理论与实践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积累的过程,需要严谨的创作方法,由浅入深,不只是单纯靠灵感去创造。更需要在学习中掌握规律,在创作过程中把积累的内容转换成作品。 关于文创及超级IP 关于超级ip : 米老鼠和Hello Kitty经久不衰的形象对我来说是超级IP。有价值的东西才能让人产生共鸣,才能支撑这个产业良好发展。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专业型人才来推进文创业的发展,打实基础,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走。好的视觉形象,需要有一个被大众接受的过程,一瞬间被大家接受的也有可能一瞬间会忘掉。IP打造如同一个养育生命的过程,跟人的成长很像,慢慢发展然后深入人心。 同质化品牌感受: 京东狗、阿里的猫,苏宁的狮子,国美的老虎的卡通是一中心态,是一种从众心理,从众的东西会随着时间而互相同化,互相抵消。假如没有很好的文化基底支撑,形象很快就会被大家忘掉。真正能维持它视觉符号魅力的关键还是品牌本身,比如给客户良好的消费体验,品牌服务不断推进等。   维持一个形象除了特定的符号之外,真正维持形象生命力的应该是魅力。当你喜欢他就会爱屋及乌,对他产生一种亲和力。所以一个形象推出很容易,但维护和让大众接受却非常不容易。   中国的动漫设计和国外的动漫设计的差距: 在量上我们没有差距,甚至比国外还多。但是中国动漫设计需要提升它的品质,动漫产业需要内功,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领域都要做好才行。因为动漫产业涉及到的层面环节很多,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剧本,故事,设计,加工原画的过程,然后动画师及后期的配音、音乐等等,哪个领域缺失都会出现问题。所以在美国、日本的动漫行业有很优秀的团队,他们有完整的团队意识,团队的高度融合和配合才能完成特别优秀的作品。                                                                                            …

    访谈 650 0 0
  • 如何让你的品牌更具有生命力?国际著名的品牌创意总监Mel在线等你提问!

    Mel钟明淼 Magnetic创始人 Mel是一个具有国际经验的品牌创意总监,Mel毕业于吉隆坡美术学院商业美术专业。 拥有33年广告创意和品牌设计经验。 他服务过的项目包括:汇丰银行、瑞士国家视觉识别系统、复星集团、东软集团、横店影视、西子奥的斯、 联想、传化集团、华立医药、上海国际投资、上海外航等。 如何让你的品牌更具有生命力! 数字时代的飞速发展正在颠覆人们对世界的认知,机遇与挑战并存,面对日趋严重的产品同质化、信息不对称、资金有限等问题,各行各业要想在日新月异的市场中站稳脚跟,需具备独特的自我牌影响力。关于这个问题标志共和国官邀请到全球著名的品牌创意总监Mel来告诉你! 品牌问答(第四期) 品牌问答是标志共和国联合行业大咖建立的在线品牌社区,致力于用有趣、多元、及时的方式传播品牌知识、经验和观点,希望对设计师和品牌管理者们有所帮助。 我们有幸邀请到全球著名的品牌创意总监Mel入驻标志共和国,他将与大家进行在线互动问答,为大家分享“未来有潜力的品牌是怎么样的”! 伙伴们可以在规定时间内登陆标志共和国官方网站,在线留言提交你的问题,Mel入将为你悉心解答。 留言时间:2019年07月01日-2019年07月15日 分享时间:2019年07月30日

    714 0 0
  • Rologo专访 | 彭文学十年标王路,步步为“营”

    彭文学 从业品牌设计20年,资深创意总监 北京鼎立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   中国之星奖获得者  中国包装联合会设计委员 服务客户 鸟巢、CCTV环境导示、中国银联、良和堂集团、万通地产、中国北车、丰鸟航空、成都银行、重庆两江新区、北大资源地产、国珍、泉舜集团、杭州华立集团、中国医健联盟、贵州凤冠集团、中国节能、黑森食品、朗致集团、夏星食品等。 十年正邦,获称“标王”! 本期我们迎来了一位资深创意总监——彭文学,行业内大家称他为“标王”“二哥”。从事品牌创意设计近20年经验,曾任职正邦设计总监。协助客户量身打造品牌策略及识别系统,拥有长期的客户端品牌建设经验,这种经验能够更好的理解企业构建品牌的需求,进而更加精准的提供相应品牌咨询服务,协助客户有效建设品牌。   一:从兴趣开始,然后是坚持  一个人的生活、工作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彭文学亦是如此。高中毕业工作一段时间后,彭文学于1991再次进入学校开始学习设计,出于心底的热爱和喜欢,他同时学习绘画和装潢两个专业。在学校期间就开始留意社会标志征集活动,并且坚持参加投稿。参加投稿是他不停寻找机会锻炼自己的过程,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出于对标志设计的热爱,毕业后他成为一家公司的美工,平时利用自由时间搜集各种征集信息,去图书馆学习优秀的作品,通过对图案造型、标志创意说明进行深入的思考,为后来的品牌设计创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十年正邦,草根逆袭成“标王” 如果说作为学生参与社会标志征集擦亮了彭文学脑海里标志的火花。那么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的标志获奖可以说是彭文学职场生涯的新起点。虽然只有500元的奖金,但是再次激发了他学习创作标志的信念。 虽然只有500元的奖金,但是再次激发了他学习创作标志的信念。 为了获得更大的专业空间,他放弃在编制内的稳定工作来到北京。刚来北京那会儿,他做过一年美工,搞过装修。2001年在报纸上看到正邦的招聘信息就参加应聘,并顺利进入正邦,开启了品牌创意设计之路。 彭文学坦言那时候压力很大,同事多是央美、清华美院毕业。他就要求自己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项目思考中,在正邦做的第一个项目-万豪投资控股公司就中标了,多年的积累在项目中得到验证。 在正邦的十年里,彭文学中标数量加起来上百个。他带组做项目期间,曾经一个组中标22个,而其他五个组加起来中标20个,创造了至今无人打破的记录。彭文学工作能力得到提升,不仅源于他的兴趣爱好,同时离不开他的敬业精神和工作方法。他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只做冠军,不做亚军(亚军等于炮灰)。 在靳埭强老师的一次演讲活动中,有一句“雅俗共赏是设计的最高境界”的话点拨了他。于是他就开始思考,什么是雅俗共赏的作品。“就是专家认可你,老百姓也认可你。”他很擅长把知识转化成自己可以驾驭的技能,进而应用于工作。  三个原则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在兴趣中进步,看到自己的收获是个享受的过程。他轻描淡写的讲述了自己的十年努力,又一笑而过的豁达,我们仍可想象出他对于自己爱好的坚持和努力。 坚持学习,假设我是个高手 他走的每一步都很关键。在清华美院求学期间,对设计理论进行了系统深入的学习。通过学习让他对项目的把握更加精准。在学习中,他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设计的过程,吸收每个老师的优点。 与陈汉民老师的合影(2002年) 陈汉民老师对标志提出的四好标准:好看、好懂、好记、好用。他悉心领会陈汉民老师的设计理念,从工作中慢慢形成了自己的工作方法与见解。 多思考,多总结 一个好的设计需要对项目进行深入的思考,一个善于思考的设计师,更容易得到客户的肯定。每一个项目都需要从多方面的思考,找出问题的核心需求,进行反复推敲打磨,形成解决问题的方法。 中国品牌设计发展时间较短,客户们对设计有一定需求和标准,但是接受度有限。他在完成设计项目的时候至少会准备两个纬度,一个是客户可能认可的方向,另外一个是提升自己能力的方向,寻求个人能力的提升和突破。 初入职场的设计师想在形式上寻找优势,不懂得把企业理念和文化体现出来,这个可能是很难中标的原因。”标志是具有时代特征的,经典的作品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鸟巢的项目就是彭文学作品风格的转变 三:如何把握客户的核心需求 把握客户的核心需求 从认知的角度,标志是一种联想力的认知。从市场的角度,标志是一种传播的需求。 人的认知高低不同,差异性很大,越前端的工作人员的认知度越接近消费者,他们能直接接触产品,市场,消费人群,所以他们的意见对于设计师来说至关重要。 对项目的理解决定项目的成败,然而深度了解客户的需求成为最重要因素。所以设计师需要与企业的决策者进行直接有效的沟通。沟通不到位可能是设计方案不通过的原因。 设计的本质是解决商业问题,换位思考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沟通方式。 善于沟通,学会问问题 在跟客户沟通的时候,设计师要学会问问题。比如,竞争对手是谁?他们的logo是什么样的?客户心中的行业标杆是什么样的?设计体现什么数据点? 在交流的过程中,梳理出客户的需求点,判断客户的审美和标准,这些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结果。 清晰的思路和流畅的表达你的设计理念,诠释你对行业的专业认知和精准把握。 四:案例分享 他鼓励年轻设计师多积累作品,“设计师需要用作品说话“。设计师可以参与大量的项目工作中,厚积薄发,一剑封喉。一把青龙宝剑需要3万层反复锤炼。 设计生命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是一条既漫长又充满挑战性的道路。

    1.66K 1 1
  • Rologo访谈 | MetaDesign中国区负责人Mauro:最具摇滚气质的品牌制作人

         Mauro Marescialli MetaDesign中国区负责人Mauro有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在他的生活工作中随处可见摇滚的痕迹,他与摇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知不觉,身为意大利人的Mauro已经在中国生活了26年。 18岁的夏天,他为了参加一个汉语培训班第一次来到中国,然而这次中国之行的经历使他对中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毅然决然的只身再次来到中国,回到北京语言学院继续学习中文。“我不仅没有意识到语言本身的难度,也没有想过这个选择将彻底改变我的生活”。 那时候的Mauro,应该还是个纯粹的摇滚少年,单纯的喜欢中文,喜欢北京。他自己也没想到,北京从此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 向远方-中国梦 总有一个决定,成为你人生大转弯的契机。1999年,Mauro为北京的一家网站工作,接触到很多做网页设计和平面设计的设计师。当时身为编辑的Mauro和几个朋友感受到北京市场需要一些“好设计”,于是就合伙创办了Standards Group品牌公司。 “我是意大利人,创意总监是瑞典人,另外负责印刷的也是意大利人,还有一位来自南非的负责客户的朋友,我们四个人建立了公司。” 那一年,也是Mauro喜欢的乐队——瘦人乐队推出首张专辑《瘦人》,在唱片业最低谷的年代,这张唱片无疑是承上启下的经典之作。同样,在那个关键词“品牌”还不流行的年代,Mauro开始尝试为中国市场提供品牌咨询以及从品牌出发的创意设计等服务。 、 在公司成立的第三个年头,原先的创意总监决定离开,这促使作为创始人和总经理的Mauro开始真正的接触设计。他说自己一直对设计很感兴趣,只是遗憾没有系统学习过。自此,他一边海量精读设计类的书籍,一边自学Ps、Illustrator等设计软件。就这样,五年后的Mauro成为公司可以独当一面的创意总监,主要负责品牌Logo设计工作。 “我不敢说我是一个设计师,但在创意和品牌策略方面的一些独特视角,为我在设计上赢得了一些优势。”工作让Mauro看到自己身上更多的可能性。 2011年,瘦人经历换血之后的一曲《少年》风靡一时。次年,发行第一张EP《一路向北》成为瘦人不断寻找自我、超越自我的音乐见证。同年,Mauro也恰逢良机加入扬特品牌同盟北京办公室,两年后进入MetaDesign至今。 品牌设计不仅是平面设计  而是为消费者设计360度的综合体验  作为具有国际化背景和丰富行业经验的品牌设计探路人,Mauro指出:在近二十年广阔的中国市场上,成千上万的本土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这样的量变并未给中国的企业和品牌带来巨大的质变。“现在的中国品牌已经有了一定的进步。十几年前,可能没有那么多企业家认为一个好的Logo能对企业的生意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而现在我们大部分企业家已经意识到他们的企业必须有一套好的VI来帮助他们提升品牌价值,这是一件好事。但,还远远不够。” 建立一个品牌或者说设计一个品牌 是一项由内而外的工 “内”就是企业内部。一个企业有好的Logo、字体、图片风格或是广告,但没有好的企业文化,是没有意义的。企业文化是围绕着品牌定位、品牌愿景、品牌专长、品牌价值观构建而成的,其规范着企业和每一位企业员工的行为以及做事方式,是在企业内部达成的共识,使得每一位员工都成为品牌的“大使”。一个达成内部共识的企业才能对外传播出完整的品牌形象。所以寻找到品牌的定位、愿景、专长、价值观,从而树立良好的企业文化是品牌设计的第一步。 平面设计不等于品牌设计  首先,判断设计的好坏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设计灵感应该从品牌策略及定位中获得启发,从而寻找设计的核心理念,并开发不同的设计方向。由品牌策略生长出来的设计才更容易打动客户,所以没有清晰的品牌策略就很难做出好的设计。 其次,视觉设计是品牌设计的重要部分,但不是全部。很多企业,甚至设计师会片面的认为平面设计就是品牌设计。针对这个问题,中国的品牌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提升。Mauro强调他并不是不看重平面设计,只是更明白它在品牌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品牌设计不仅是在设计那些你能看到的东西,消费者与品牌的每一个接触点都属于品牌设计所应涉猎的范畴。换句话说,品牌设计是在全面接触消费者的感觉系统,是在针对消费者在与品牌接触过程中所产生的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和情感感受进行360度的设计。比如一个手机品牌,即使它拥有漂亮的产品外观,但售后服务非常糟,作为消费者对品牌认知也不会好。 Mauro指出,他说的是品牌设计,不仅仅是logo,而是完整的cis,包括MI、VI、BI系统。“如果有客户来找我做一个单独的logo,我会跟他说:不好意思,我不做。” 无论是中国或国外,做品牌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是一样的。首先涉及到的是语言,比如说品牌策略中的一个服务项目是命名,一定会涉及到文化方面的储备。所以做品牌必须了解语言,了解文化。Mauro自己不做中文命名,但比较有趣的是,作为一个懂中文的外国人,他可以从外国人的角度给团队一些新鲜的见解和看法,提供新的维度去分析问题。从设计方面来讲,设计本身应该看重客户的需求。有些中国客户不介意要不要有中国的元素在里面,大部分国内公司希望他们的品牌会显得国际化。 需要被重视的品牌设计  近些年来,科技品牌迅速发展,可能在两年到三年的时间里就爆发到很大的规模。 在品牌策略方面,这其中的一些企业可能在三五年后发现他们现有的品牌策略并不适合他们的商业计划。甚至突然发现在过去的发展道路上,彻底忽略了品牌的建立,从而不得不进行品牌重建。 在设计方面,他们也经常在过了四、五年以后才蓦然发现“我们的品牌很乱”。有可能是Logo不符合品牌愿景,亦或是品牌色有10个主色和18个辅助颜色,不利于传播,广告不好看等。他们自己也清楚的意识到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会严重阻碍他们的品牌执行和商业发展。 “所以我们不厌其烦的去提醒我们的客户,重视完整的品牌设计,可以使企业在正确的道路上稳健前进,走的更远。”Mauro如是说。 需要直接沟通的品牌设计  很多企业都有冗杂的管理层级,在做品牌设计的过程中不能与决策层沟通是有风险的。信息在层层传递的过程中丢失甚至被曲解,会直接影响到设计效果。所以最理想的情况是可以与CMO、CEO这样的决策人进行直接沟通,特别是关于品牌定位等品牌核心内容。 “比如在和滴滴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与最高的决策人直接沟通,他们的商业逻辑更清晰,这种方法我觉得是最有效的。” 需要人才的品牌设计  与国外设计师的成长路径不同,在中国,一个设计师干了2、3年就认为自己是资深设计师了,有些只做了5年就已经成为了创意总监。在国外从设计师到创意总监,最起码需要15年。 可能与中国的品牌设计行业发展历史有关系,与广告行业相比,品牌设计行业还比较年轻,没有那么多人才拥有15年以上的经验,所以想找到这方面的优秀人才就很难。 作为MetaDesign的中国区负责人,Mauro在选择团队成员的时候会倾向于年轻、有潜力的设计师慢慢培养,这个办法不是最快的,可能需要好几年,但他认为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团队文化(CIS) 我们是一个乐队 写歌是工作 演出是在客户面前提案 Mauro是忠实的摇滚迷,有着颇深的音乐情节。摇滚给了他对于品牌与众不同的触觉和灵感,同样摇滚的血液感染了他的团队。 作为企业的领导人,他更注重细节,比如每个人生日的那一天,会收到小卡片或小惊喜,公司也会给团队成员提供出国学习进修的机会,会讲中文的Mauro和中国同事交流完全没有障碍,工作起来也很顺畅。互相尊重是基础,愿意听取每个人的想法、意见,和谐的做事方式是Mauro管理团队的理念。这些温馨的小细节让团队成员越来越喜爱这个大家庭。 面对新人,Mauro首先考虑的不是被面试者的能力和经验,而是TA能不能融入公司的文化,是否与团队合得来。“我更愿意选择性格、姿态比较合拍的,遇到这样的人,我就会给他一个机会。” Mauro给设计师一个实用面试建议,简历最好选择中性字体,排版清晰的,没有错别字。一个设计师的简历排版不好,或者选择的字体有问题,都会对面试结果有一定影响。最终让你的作品说话。 热爱可以打开无限可能 如果汉语是开启Mauro中国梦的一把钥匙,那么摇滚就是他品牌设计世界的底色。他的身上有着深刻的摇滚精神,自由、勇敢、冒险,这些元素形成了他独特的个人风格,给予他生命无数的可能。这也正是中国品牌所处的时代角色,机遇与挑战并存,无限的可能就在身边。   如需转载,请联络 「 Rologo」标志共和国 标志共和国 | 品牌视觉资讯平台 Rologo成立于2007年 十一年来专注于品牌视觉资讯报道 小编微信 投稿    |   预约访谈 邮箱:rologo@qq.com.   微信:willemwt

    1.85K 0 1
  • Rologo访谈 | 陈东森:在品牌时代,一个IP的生存和价值

    近几年,IP形象受到热捧,市场上也出现了不少成功的IP形象,腾讯的超级企鹅、天猫的小黑猫形象、京东狗、苏宁狮、江小白和三只松鼠等等大众周知的形象层出不穷。 IP最大的价值是流量吸附和价值赋能,是基于粉丝受众对IP品牌认同的基础上自发产生的互动和分享。IP究竟能带来多大的影响力和价值,持续性是非常关键的研讨课题。

    1.95K 0 2
  • Rologo访谈 | 高少康:一个设计公司的价值观决定了它可以走多远

    高少康 Mr. Hong KO 著名设计师,靳刘高设计合伙人。 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文学士(艺术系)  伦敦印刷学院艺术硕士 (MA Typo/graphic Studies) 香港设计师协会会员 副会长 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 会员 亚洲设计连 理事 英国志奋领留英奖学金学人 广州美术学院 客席教授 他曾获「艺术与设计」杂志选为年度人物(2011),透视40骄子奖「Perspective: 40 under 40」(2014),香港十大杰出设计师奖(2014),为中国与香港新一代设计界的代表人物。他经常接受媒体访问与展览邀请,参予专业评委与企业演讲,专业备受认可。 高少康品牌设计经验丰富,获奖无数,主导过不少具影响力的项目,其中包括:深圳机场集团、八马茶业、五谷磨房与獐子岛等品牌整合升级。 设计:“心动力” 设计越来越被大众认知和理解,随着市场的成熟,客户也变得理性,亦或是激发了潜意识的理性。以往思考问题的逻辑、架构不足以应对现在的状况。在很多广告公司、品牌咨询公司无法维持的同时,反向刺激并激发了市场对创意的精准、多元需求。 同时,移动互联网让时代步入快速变化的焦虑中,而靳刘高没有特意去改变原有模式,选择不追随不抗拒,逐步适应和拥抱新科技,尝试与新型互联网公司合作。 这个时代的设计不是技术化,不是赶潮流,而是能产生价值,产生价值是设计最能打动人的地方。创意,可以透析设计人、作品的初心,可以折射并发散蕴藏在内的价值观,那么设计也就成了一种动能,激励着前行。正确的价值观可以激发新能量,高少康称之为“心动力”。 与外国设计机构不同,中国设计机构目前没有形成完整的知识体系。做项目更多是靠天分,甚至有些许靠运气靠赌靠经验,在潜移默化的进行项目解析分析,但是并没有形成严谨的理论体系。建立公司内部体系,需要外部的评论来引导社会正确认识创意。 高少康说设计师很容易进到一个误区,就是对设计的某些坚持误导了自己的判断,特别是商业判断。所以要从设计中抽离出来,去理解客户的商业运作规则,这是挑战设计师融会贯通以及对社会观察的能力。 靳刘高的个性来自哪里? 在香港靳刘高比较早开始专业做设计,本身历史意义足以支撑“两地三代四十载”这样厚重感的展览。公司有国际背景的历史背书,从国际的经验或理论技术慢慢的转化到可以用在华人社会的经验,再发展至国内。  这是一个时代的机遇,很难去复制。 靳刘高通过三代人既有传承也有不同时代的公司层面的创新,慢慢累积成业内顶尖平台。高少康说坚持发展公司平台是一种历史使命,不能对不起历史赋予靳刘高的价值。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设计需求的市场,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设计创新驱动其发展战略,他们已经开始觉醒认识到设计的意义。高少康在2007年就发现国内与香港的设计圈发展的大不相同,这也是他决心来大陆发展设计的原因。 由于时代环境的改变,但他必将面临更多困难。高少康试图赋予靳刘高一种新的面貌和认知,打造出对行业有意义的设计机构模式。 不同于更凸显公司定位的行业化细分机构模式,靳刘高反其道而行之,大而全什么都会做。拥抱各种挑战是靳刘高DNA的一部分,这份自信源自于靳刘高扎实的创新能力和学习力,同时离不开客户的信任和支持。 我们拥抱各种挑战 中国设计及设计行业的发展来说,越来越受到媒体和相关行业的关注,也有优秀设计师几设计公司在国际环境中展露头角,受到认可。今年代表中国设计新力量的United Design Lab(UDL)团队丁凡和方建平入围AGI,他们是中国大陆唯一入选者。 谈到靳刘高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高少康表达的相对保守。“在国际产生影响还是有一定距离的。通过什么途径跟机遇来做,肯定需要摸索。” 他深知靳刘高发展根基是品牌形象,这基于对地域文化和社会特色的理解。中外市场环境和地域发展不同,势必产生文化拉扯。 靳刘高目前还没有形成类似于奥美、扬特品牌同盟的成熟理论体系,但靳刘高也会参与一些国际项目,且对于国际化发展并不抗拒。靳刘高基于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跟国际接轨,但“还不是以国际作为核心跟中国接轨”。 高少康致力于靳刘高设计向前发展,他开始和不同媒体对接,有意识对外宣传靳刘高品牌。不同于其他设计公司通过单纯营销广告宣传,靳刘高更加注重在客户层面上输出内容,以提升市场对设计的理解为己任。 在觅书店、八马茶业、獐子岛项目中我们看到靳刘高从单一纬度服务,扩展到形象包装,再到整合型品牌服务机构的转变。 獐子岛项目从品牌形象更新、产品规划与包装、空间设计、广告形象片、微电影,靳刘高全方位打造针对顾客的品牌体验,将品牌理念渗透至消费者接触的每个环节。 国内海鲜零的包装同质化严重,表现手法单一,无法突出品牌自身特性拉开差异化竞争。重新梳理獐子岛系类产品,提升整体品牌形象,同时融入插画的表现手法,提升品牌吸引力。 獐子岛  全方位的品牌体验设计 包装风格多样,但品牌形象统一。 全新概念店 互动式海鲜试食体验 全品系一站式海产购物 KOKO系列是“分享族”的主力产品,从包装上形成消费引导,更利于消费者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 八马茶业整合型案例打破了泛中国茶文化的格局,突出品牌专属性,通过细节处理,提升文化意境和品位,让人耳目一新。 八马茶业 覔书店是一个集阅读文化、文创产品、主题咖啡、儿童成长与讲座交流的生活文化空间,代表了靳刘高服务的深度和广度。从零开始,靳刘高设计为客户创意命名,确立品牌定位,设计整体视觉形象,以至空间规划与设计落地,全方位的打造品牌体验。 覔书店 就目前市场需求而言,寻找足够的品牌差异性需要创意公司本身的洞察力以及服务的穿透性,意味着设计的价值在于解决更多问题。现在靳刘高深圳公司为了保证高品质的服务质量,对于项目的数量和选择严格把控。高少康认为这是对靳刘高特有历史使命和责任的坚持。 作为中国设计的中坚力量,在彰显创意价值的时代,靳刘高携带拥抱挑战的勇气和魄力再出发,创造更加丰富而开阔的设计新征程。 粉丝福利~ 现在,小伙伴们就可以在留言区提出自己关于设计或个人发展的疑问,我们会选取有分享价值的问题请高少康老师进行解答!或添加小编微信回复问题! END 推荐阅读 访谈 | 刘小康:这是个中国文化回归跟突破的年代 访谈 | 张达利—游走于平面与空间设计的美学艺术家 访谈 | 老贫头陈绍华:从设计师的角度说一些很多人不敢说的话! 访谈 |中国知名设计师陈维亭分享职业成长路径   如需转载,请联络 「 Rologo」标志共和国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2.04K 0 0
  • Rologo访谈 | 刘小康:这是个中国文化回归跟突破的年代

    刘小康 出生于1958年,于香港理工学院(香港理工大学前身)毕业后,加入靳埭强先生当年所属的新思域设计有限公司,展开设计师的生涯。1988年应邀与靳埭强先生共同创立靳与刘设计顾问,成为该公司的创办人。至2013年,新合伙人高少康先生加入,该公司因而更名为靳刘高创意策略。 刘小康从事创作逾30年,获多达300多个香港、国家及全球的奖项。他活跃于多个不同的创作领域,皆取得一定成就。他还担任多重社会身份,亚洲设计连副主席、香港设计总会秘书长及国际艺术创意联盟学术委员会副主席等。 他还曾是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讲师、香港专业教育学院以及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院士,也是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学术顾问,为推动设计教育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文化创意产业–身体力行 刘小康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 刘小康受传统英试的设计教育,他的思维和创作完全成长于香港的社会文化。70年代他在念中学,正是香港文化回归的时候。那个年代,中文正式成为官方语言,在这之前政府文件都是英文的。政府用中文这是很大的突破。由于受靳叔影响对设计产生兴趣并决定学设计,致力将中国文化放进现代设计里面。80年代的时候跟着靳叔工作,他有机会受到台湾、中国大陆以及欧美的邀请,常常去交流。“我们觉得香港把中国文化应用在设计里面的方式有一点不一样”,在刘小康看来,香港在英国统治之下,中国文化的底蕴基本上没有什么重视了,所以香港对于传统没有太多包袱。 那是一个时代的命题 香港设计师用多元化的思想和价值观将中国文化放进现代设计里面,在多种角度和方法的磨合中,逐步形成独具特色的体系。香港文化中有西方人的角度,有回流华人设计师的角度,还有土生土长的华人及中国大陆移民的角度,各自之间有明显的差别,体现极高的自由度和多元化。国内跟台湾可能是比较单一的方法。刘小康认为不同地域的文化交流很有趣,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发现香港、台湾、大陆的朋友们面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看法。所以跟随靳叔不停地参与到国际交流中,同时也加深了自己对设计的看法。 每一次交流都是一面镜子 “每一次交流都是一面镜子,他们会问你一些你没有想过的问题,我们可以从中看到文化差异。在文化差异每一次的交流里面,我都会小心地观察,小心地发现。”刘小康感受到文化的力量,始终保持旁观者理性的视角去观察。 “因为中国人跟中国人都有文化差异,香港、台湾、内地的设计师都有文化差异的。这个文化差异会导致我们怎么运用元素,这个也是蛮有趣。”刘小康说正在筹备一本书,主要研究70、80年代的香港平面设计发展。 刘小康说为了这本书访问了差不多60个人,包括台湾、香港、大陆、日本的朋友,用不同的角度去看香港设计的发展。随着平面设计发展以外,还有电影、出版、广告。他说,“这是个中国文化回归跟突破的年代。” 这是个中国文化回归跟突破的年代 70年代香港的设计界出现了靳埭强「靳叔」、张树新、韩炳华、蔡启仁、陈幼坚等,以及之前的石汉瑞。那个时候他们体现了一种爆发,就是用不同的方法把中国文化元素放进设计里面。靳叔在80、90年代影响了两岸三地的中国元素,特别是汉字和书法如何应用在平面设计。特别是靳叔在1995年参加台湾印象海报展的文化招贴作品《汉字》山水风云系列。 以书法家写的山、水、风、云书法字为背景,结合传统书写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作为元素,产生自然和文化的交融,古典中散发现代气息。“那四张海报首先影响了台湾的年轻设计师,之后也看到很多内地朋友也学习这种风格进行尝试,所以靳叔真正在平面设计上影响了两岸三地。”当刘小康说到靳叔时,眼神充满笃定和信任。 靳刘高三代设计师 刘小康说靳叔有非常大的包容性,把一个年轻设计师变成他的伙伴,这个心态很厉害。受靳叔影响,选择了对公司文化很熟悉又理解的高少康作为靳与刘设计在深圳的总经理。高少康早在2000年加人靳与刘设计。2013年,新合伙人高少康加入,公司因而更名为靳刘高创意策略。 高少康和靳叔都是从内地到香港的。高少康也有在国外念书、生活的经验。靳叔本来是做裁缝的,后来自己进修的校外课程。所以他们各自有不同的经验,经过了香港发展的不同时期,不但是反应香港文化的转变,也反映时代对设计的要求是不一样,所以这对公司的发展很有用。 公共创意–助力地区发展 刘小康在题为《策略创新:传统再现,价值提升,地方营造》的讲话中提到,如何把品牌设计进行深度发展。其中讲到,他和荷兰设计大师Michel De Boer及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陈育强教授提出Public Creatives,为地方营造建立一套方法论-“公共创意”。 这是公共空间里面的,你看到的、摸到的、用到的、体会到的,跟设计和艺术有关的元素,都整合在一个理念里面。 那这个理论如何为地区发展产生帮助呢? 要先找出地区(城市)的地方价值,元素以及发展目标,整合出成一个核心理念,把这个理念体现在地方的品牌形象中。公共家具、公共设施、公共艺术,还有公众活动等,都可以经过设计做出来,传播地域的独特氛围及感染力。 现在这个概念已经出现在香港西九龙的文化区域规划比赛中,刘小康团队曾尝试把公共创意模型在一个建筑师的比赛作品中体现。虽然最后没有被应用,政府看见后,将这个模型用在400多公顷的启徳机场发展项目中。慢慢地区的很多建筑的外立面、公园的理念、家居的品牌形象等都慢慢形成融合的理念。 针对挖掘不同地区的特色文化,刘小康说早起主导了一个丽江的地方品牌建设。丽江的文化它融入到地方品牌里面,形成一个新的故事,但是还不够。所以在香港的时候,设计师采取的手段是更加现代,更加紧扣城市的发展,刚刚更加紧扣公共空间所需要的每一个跟设计有关的元素。 设计双城的概念 刘小康始终身体力行去推动香港的设计和设计界的发展。从08年开始,香港很注重香港跟内地的合作。首先跟深圳的合作推广设计双城的概念。去年就在香港特首的支持下,跟深圳前海签约成立了设计园区,叫二元桥。二元桥就是两地多元合作的桥梁,帮助香港的设计界融入跟深圳合作,打造大湾区的创意文化。 二元桥项目 刘小康说因为二元桥项目的成功,所以香港特首把这种方式推荐给四川省,打算成都再做一个“二元桥”。 关注城市自身的资源和人文个性 每个城市政府都在喊文创,回到地方城市去看,县里边到处都有文化创意产业园,但他们其实都在一个迷惑期。“文化创业产业园是中国推出来的,全世界都没有。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府来拿动这整这么多土地的资源出来支持创意产业”,刘小康谦虚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没有一个国家,你走进任何城市都有几千年文化。中国每一个城市的文化都不一样,华北、华东、华南及沿海的文化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发展城市的时候首先当地的文化资源,也许是手工艺、材料的方面。也可以是现代的产业,比如说科技发展的突出表现。 把现在的发展阶段跟历史文化就需要相结合,如何变成真正的现代的形象是要注意的。这不是往事,往事往往是大众不懂如何去看。一定要跟现代的产业及城市发展去结合才能表现。 还有就是人文的个性。我们做重庆的时候就发现,重庆跟成都虽然很近,但是是完全不一样的城市。中国的不同城市的人文性格都不一样。” 民间合作比较多,官方就不行。 刘小康讲述自己在进行两岸交流性的推动时,偶尔会遇到些小问题。比如11年他在北京举办“知竹”展览的时候,本邀请台湾国立工艺研究院去参加。因为台湾发展比较早,做竹子的设计比较多。但是因为展览的地方是在北京的国家博物馆,台湾参加的单位叫国立台湾工艺研究所,北京和台北 这边就不同意。现在两岸政治问题更是一个障碍。在这种交流推动合作中,民间反而有一种动力。更多台湾朋友来内地工作,政府出台了很多政策,欢迎台湾年轻人过来就业。台湾在文创产业方面的园区也做得比较早,比较成熟。也有一些文化机构,像诚品书店,也训练了大批人才,他们陆陆续续有很多来内地发展。 关于艺术和设计思考 三十年·椅子戏 刘小康热衷于把艺术创作和设计相结合,个人创作领域涉及了海报、包装、产品、装置、公共艺术等诸多领域。他关注的内容始终围绕文化、哲理,反映自己对世界的思考和回应。 在最初的时候,差不多80年代中后期,刘小康工作前几年一直做平面设计,做书籍。当时靳与刘设计大部分都是文化工作,后来才开始做商业案子。他们早期做了很多书,刘小康认为印刷品的存在是影响人生活的。在书店即使不买书,也会受到氛围的影响。香港就有特别多报摊,每天都会很多人经过,很多印刷品(封面)也都也都看得见,不经意就会受到印刷品(封面)的影响。 所以早期,刘小康用书来做媒介,来探讨书本跟内容、电脑的关系,做了一系列的作品,得了很多艺术奖。他说那个年代,他把艺术跟设计是分开来的。“我做工作就是设计工作,做创作就是艺术创作,分得很开。因为场合也不一样。有些事艺术馆的邀请,有些艺术比赛,所以完完全全和市场隔开。”在这个过程中,椅子开始出现。起初偶然出现在海报里面,用来讨论香港身份问题。 用设计的方法去做公共艺术 第二次出现,应该是在一个公共艺术比赛的时候,椅子来代表香港当时的政治气氛。香港突然之间出现民主制度,有选举。但大家都不懂得怎么去选择,选举得胜的人也不懂得怎么坐这个位置。所以题目就是「位置的寻求」的公共艺术品。 从那个时候开始,刘小康发现公共艺术的做法跟设计是很有关系的。“因为我不是一个雕刻家,所以我们做公共艺术的方法,其实是用设计的方法去做。所以觉得艺术跟设计的关系就开始没有界限。” 椅子的创作里面,有些时候是纯平面,有些从平面变成立体,也有些从立体变回平面。 Public art Agenda no.3 Co-Exist   “我觉得椅子好像我的语言一样,用来回应一些问题。可能展览提出的问题,我可能是用海报,也可能是用立体,但是都是用椅子进行比喻。我觉得蛮好玩的。因为每个人的每天一定会坐椅子,你不可能不坐。但是你喜欢坐哪一种椅子,你最喜欢的椅子在哪里?也代表你人生的选择。” 对刘小康来说,关于椅子最大的感受就是权利的游戏。这有很多不同层次的比喻,比如一个人的身份,一个人的选择,在社会上的权力,一个机构里面的单元。刘小康从不介意人家说这是设计还是艺术品,同时椅子成为他和世界对话的语言方式。所以刘小康开始用椅子探讨某些问题,探讨椅子真正的功能。 Dik Dak   他和温州很有名的家具设计师朱小杰一见如故,一起做了第一批小批量生产的椅子在市场上出售。那个时候开始考虑,椅子真正的功能,研究明式家具的比例,也尝试把书法和椅子进行结合。椅子变成一种探讨中国文化不同元素的工具。 明式椅子   从个人兴趣出发,到用来回应社会问题,椅子变成刘小康的个人语言,一直存在。他说这是一种游戏的心态。每一个题目,每一件事情他都以开放的心态作出反应。 关于设计教育 设计变得很专业化 作为艺术教育的推动者,刘小康认为香港和内地的教育系统不一样。香港是英式教育“Design is problem solving”,设计是解决问题的工具,跟国内的想法完全是不一样的。内地认为设计是工艺,是艺术的,所以设计的出发点已经完全不一样。香港设计师采取的态度不是一个创意方案,而是带有功能性的问题解决方案。因为香港的国际社会环境及对品质的追求,设计变得很专业化。专业化的设计水平不仅包括创意能力,还包含解决问题的能力。内地设计师更加注重艺术的表现。这源于中国传统的设计训练是从工艺开始。第二是受日本设计师,可能也有香港设计的影响。 比如海报就是一个非常个人的表现。把设计海报的精神放到做商业案例里面,这就有一点不对。设计师把个人风格放在每一个商业的案子里面,那就不行。 因为设计教育最初开启的理念不一样,导致成果不一样。设计跟艺术最大的不一样,就是设计是为他人而做的。Design是一个服务行业,设计师要面对的服务对象是客户,跟艺术创作不一样。 现在商业发展也逐渐成熟,客户也变得聪明了。他们更明确的要求品牌在市场上的成功,对设计师会造成压力。刘小康表述,香港现在呈现出两个极端的方向,一个是很专业的,这种专业都达到国际水平。比如室内设计师,品牌,服装设计等,都很追求专业性、国际性这种水平的。另外一些年轻设计师就是追求自我,做个性化的小品牌,这也是很大的趋势。 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选择 刘小康说现在做设计行业,跟以前已经很不一样了。他们刚出来工作的时候,只有一条路,就是找一家好公司的去。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选择,可以进入大师的工作室去学习,也可以自己做创作,甚至可以变成作家、艺术家、社会运动家等等。这需要学校教育进一步完善,把社会的发展对设计种种要求传递给学生。但实际情况是,老师自己也没多少实战经验,这就存在很严重的问题。所以学生会认为毕业以后就是找工作室进行做设计服务,不清楚有很多选择可以做。主要是学生怎么理解到现在社会的改变,它能走的路有哪些?“其实中国有更加多不一样的工作可以做,看清楚自己能发挥自己设计能力的位置最重要。 第一找自己感兴趣的去设计。第二挑出一条路后专注发展。你擅长标志就把标志做好,喜欢书籍就做好书籍。要看清楚市场,在市场里面哪一条路是你可以发展的,从来都没有一个国家这么大的设计需求。” 比如说南京在书籍设计方面很厉害,有优秀的出版社支持他们,可能比上海更更好。北京和深圳很多元化,机会比较多。创意园区现百花齐放,每个园区的主题也不一样,都需要不同的设计师,这就产生很多机会。 跨界首先是跟高手合作 香港一些文化人、设计师会进行很多跨界的活动,很明显就是平面设计师都画画。比如靳叔,他的师兄弟也有画家做平面设计的。因为香港人才不够,发展空间不足。想做艺术家,没有艺术家的位置可以做的,那不如就先做平面设计。所以从平面设计师变成立体设计师,从设计师变水墨画家,会发生各种角色的转变。刘小康也是从平面进入立体做艺术创作的,最初做书本的装置艺术。后来从椅子开始做公共艺术,通过跟很多朋友合作,接触了很多制作方面的经验。 他说跨界要做把握做另外一个领域的技能,首先是先跟别人合作。刘小康说自己做家具,茶具,起初也是懵懵懂懂,和专业的人学习、合作。所以寻找合作对象很重要的,跨界就是要找伙伴,找朋友合作会有更多乐趣,自己一个人做可能有些时候很难。 不同于香港表面霓虹掠影的景象,刘小康的作品质朴安然,在他的讲述中我们体会到中国文化的魅力正以多种形式渗透到设计中,设计师们通过追本溯源赋予文化更多年轻光彩和青春活力。 粉丝福利 现在,小伙伴们就可以在留言区提出自己关于设计或个人发展的疑问,我们会选取十个有分享价值的问题请刘小康老师进行进行解答! END 推荐阅读— 张达利—游走于平面与空间设计的美学艺术家 老贫头陈绍华:从设计师的角度说一些很多人不敢说的话! 资深设计师:陈维亭分享职业成长路径 如需转载,请联络 「…

    1.37K 0 0
  • Rologo访谈 | 张达利—游走于平面与空间设计的美学艺术家

    张达利 1960年生于中国西安 1987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设计系 1987年来到中国最早改革开放的城市深圳工作 1995年成立深圳张达利设计有限公司  任创作总监 曾任两届深圳平面设计协会副主席 现任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学术委员 西安美术学院、广西艺术学院、吉林艺术大学等客座教授 多次出任国内及港澳地区各种创意设计大赛评委 多幅作品被英国V8A、香港、德国、日本、纽约、巴黎现代美术博物馆、波兰登堡书集收藏并应邀在日本、法国、比利时、波兰、意大利等各种海报艺术展览中展出。 号外!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标志共和国新推出「品牌访谈」板块的第三期,本期我们采访到的这位设计师,可以说是深圳平面设计的“拓荒者”,一位游走于平面和空间设计的美学家,他就是张达利。目的是希望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设计,让大家看到这位60后设计师对设计的态度与想法。 “我们观看世界的视角与感受世界的方法可能有千万种,只要能够下意识地将这些角度和感受方法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就是设计。”原研哉在《设计中的设计》一书里如此给设计下定义,这个解释其实有点像罗丹的一句话,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设计师就是这双从生活日常里,发现美学的眼睛,所以如果把中国比喻成一个人,那么作为设计之都的深圳就是其眼睛,而以张达利、韩家英为代表的一批设计大师,则可能是这双眼睛的点睛之笔。 从平面设计“拓荒者”到“奠基人” 每一步都见证中国设计成长 深圳是中国平面设计的发源地,这里呈现了当代中国平面设计发展的缩影。80年代初内地资讯几乎封闭状态,很多人不知道设计是怎么回事,深圳以地域优势可以接触到从香港传播过来的全球设计美学信息,因此吸引了大批内地美院的毕业生投身于此。 通向中国之路 人类 | 时间 作为较早来深圳的“拓荒者”,张达利亲自经历了深圳设计发展的每一步,他将自己设计师的身份定义为:变色龙-不断地蜕变自己,无论是《通往中国路》海报中厚重人文的传达,还是《人类》、《时间》系列海报中对人文思考的隐喻,又或是《打喷》系列中对人精神状态的思索,张达利都在不断随当下社会环境及产品品牌形象的变化而打破自己,找到最准确传达其美的表达方式,身体力行地实践他“变色龙”的设计学美,同时,也见证了中国设计成长的每一步。 打喷 字非字,图非图系列 从平面设计到空间设计 跨界的是领域,不变的是追求美的态度 2005年,张达利成立大象空间,这支综合性跨界设计团队自由游走于平面设计、空间设计、公共艺术等领域,多种媒介、手段的整合运用更拓宽了张达利传达自己设计美学的界面,跨界只是一种形式,其背后的美学语言是共通的,都是在把审美价值带到日常生活中,表达对现实单调平凡的抗争,通过这双“变色龙”的眼,把发生在人身边的美最大化的发掘出来,并最终以艺术语言呈现在人们眼前。 上海世博会深圳馆 | 坂田创意园 深圳城市规划展厅 小平与深圳陈列馆 从硬件上来讲,大象空间优势在于对平面及空间审美品味的把控,再加上自媒体的合作,使其形成业内极佳的口碑。他不拒绝现代化的创作技术,张达利创办的深圳创意数字多媒体协会,目前已经有200多家协会会员,组织分享交流数字媒体原理艺术。 但是,张达利对VR等新技术手段采取特别慎重态度,他认为沉迷于工具或过度设计而呈现的作品终将被淘汰。对于张达利来说,跨界也并不是他有意为之的一个行为,他认为设计是没有边界的,设计更像一湾水流,流到什么模型它就是什么形状,具备这种“变色龙”性质,无界便是设计美学里该有的境界。 招商局蛇口展示中心 华大基因博物馆 张达利的身份多变,创作也模糊了边界,他在不停蜕变自己,但他的指向永远不会变,那就是永远做那双把美从日常生活里的释放出来的那双慧眼。张达利的身份多变,创作也模糊了边界,他在不停蜕变自己,但他的指向永远不会变,那就是永远做那双把美从日常生活里的释放出来的慧眼。 END 推荐阅读— 老贫头陈绍华:从设计师的角度说一些很多人不敢说的话! 资深设计师:陈维亭分享职业成长路径 如需转载,请联络 「 Rologo」标志共和国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1.31K 0 0
  • Rologo访谈 | 老贫头陈绍华:从设计师的角度说一些很多人不敢说的话!

    陈绍华 1972至1975年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 1975年至1978年陕西省展览馆任美术设计师 1978年至1982年就读于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 1982年至1988年西安美术学院工艺系任讲师 1988年至1992年调入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万科广告事业 1992年成立陈绍华设计有限公司,是中国十佳品牌设计机构,是中国最早成立的设计公司之一,后更名陈宋品牌顾问。 服务客户 华润、万科、天虹、中国高铁、中国华信等国内知名品牌与企业 作为中国平面设计的风云人物,他见证了中国现代设计的发展,他提出的“大设计观”推动和影响着社会对设计的认知,他的直接磊落肩负了设计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标志共和国有幸采访到这位设计界的领军人物,听他说一些别人不敢说的话。 所谓官僚审美和权力审美 很多人认为设计logo只需要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就可以完成,企业征集logo几千块钱、上万的费用过高。因为他们不了解logo是如何产生的,不了解这需要设计师多年的功底修炼及审美判断力等。 设计没有既定的套路 设计logo需要经过长时间积累和铺垫才可能产生非常狭窄的通道-灵感,思维的碰撞产生好的标志。陈绍华在一次学术会议中即兴讲出了标志的三要素(即三美主义),后修订为思辨之美,创新之美,形色之美。顾名思义,这完全体现了标志的理性认知逻辑和感性认知过程,08年申奥标志将其体现的淋漓尽致。 从左到右:1992年申办2000年奥运标志、2002年申办2008年奥运标志、2008年奥运会正式标志 08年申奥标志 08年申奥视觉效果图 08年申奥标志北京曾于1993年申办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中国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且认为十拿九稳,结果一票之差惜败。“当时电视转播现场画面给人印象非常深刻,中国的体育代表团和政府官员全愣住了。” 北京市旅游局标志 当时的标志并没请人专门设计,而是在政府领导主观决策下选用北京市旅游局的logo设计,这是官僚主义审美的体现。与此不同的是,后来陈绍华设计的太极人形,中国结申奥标志为奥运史添加靓丽的一笔。 从左至右依次:最初草图 | 中选方案 | 最终使用图 中国成功申请08年奥运举办权后,重新征集奥运标志时,陈绍华再次尝试提交了新的方案,在申奥标志基础上重新赋予其新意。 陈绍华的奥运视觉方案 陈绍华的奥运视觉方案 陈绍华的奥运视觉方案 陈绍华的奥运视觉方案 中国征集logo普遍存在官僚主义现象。无论是从审美的角度还是征集方法来说,决策者多数是外行。他们(权力者)高高在上,觉得能选中你就是对你的最大荣誉和报酬,这种官僚心态不利于一个国家设计业健康发展。 向社会公开征集标志设计方案是政府一贯做法,但行业人士看来参加社会标志征集的参赛者能力参差不齐,所谓的全球征集也并非全球设计师都会参加。结果往往事与愿违,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也并不能征集到优秀的作品。 这就是官僚主义审美和权力审美带来的自然现象,决策者自身对设计有很多认识的空白、误区。深圳地铁项目就是陈绍华亲身经历的“政治”设计,一个权力审美扼杀的作品。陈绍华在《公开征集 可以休矣》的文章中探究了一下原因:一、征集单位公信力的消失;二、对评选的权威性缺乏信心;三、对设计师的劳动成果的不尊重。这个问题在国际上早有一套成熟、科学的体系,即“定向邀请,有偿招标,专家评定”,以此确保产生高质量、高品质的设计方案。 左上为香港地铁标志 | 左下为深圳地铁标志 | 右为陈绍华设计的深圳地铁标志 采访中我们看到了陈绍华在98年设计的深圳地铁视觉。他设计的基本理念是360度全方位、无视觉死角、与现代城市建筑高度和谐的城市雕塑的形式展现,并在寸土如今的商业地段基本不占面积。光柱色彩显示随不同时间而变化等辅助功能。但是当时的决策者没有给陈绍华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的机会,“我做的被枪毙了,完全没有给解释的机会。” 在采访过程中,陈绍华话语里表现出对于僵化行政体系、认识思维及行事作风的厌弃。“在康粱时代,可以把一个无文凭、无学历、无著作的三无人员陈寅恪树为国学大师,请到清华大学当教授,搁到现在,大家就会炸了锅了。”“某些国家级最高设计学府没落在人事制度。国内官场典型的提拔制度,让所谓的学术领带头人嘴皮子功夫比他的专业强。 这样氛围的学院不可能有活力。” 政府提文化创意产业打造城市名片,实则是为了政绩。所谓打造设计之都完全是官方的意志,是基于他们对文化、创意的理解。深圳需要联合国认证设计之都的称号就是荒唐之举。 “世界公认的伦敦、巴黎、纽约、东京文化中心,不断创造新的文化品种和形态是历史沉淀形成的,这才是真正的文化。联合国某机构卖“设计之都”名片是狗拿耗子,也很可笑。”陈绍华的表达总是一针见血,态度透彻。 身体力行于设计行业的陈绍华提出社会大众需要有人站在专业角度上,介绍好的作品,反应某些值得思考的现象和问题,以达到对专业审美的推动。 设计师的社会责任 随着年纪的增长设计师应该去关注社会,政治话题。因为中国谁都脱离不开政治带来的影响,关注周围弱势群体,对于制度和政府,我们要学会站在至少人性的立场上去判断是非。同时设计师的社会意义就是提升全民审美。一个好的设计师,他的作品传递出的价值有教化社会大众的义务。陈绍华认为设计师要为自己去争取话语权。用专业影响客户,给出职业化的建议和优秀设计,这也是教化社会的过程。 92年,由王粤飞、王序等人发起,陈绍华等人积极参与推动下举办了平面设计在中国展,深圳嘉美设计有限公司是主办单位。第一届平面设计在中国展聚集起来一帮设计同行,于是顺理成章95年5月成立了深圳平面设计协会(SGDA),这是中国第一个平面设计协会。 由于平面协会的六个学术委员都是AGI的会员,所以有中国小AGI的称号。每年接收全国乃至全球的会员报名申请入会,经过严格审核才会入选。陈绍华强调,“设计的基本实力和审美的品位素养作为唯一判断。 80、90年代,日本、东南亚一带就有平面设计这一称呼。陈绍华在成立平面设计协会的时候,由于民政厅工作人员不知道什么叫平面设计,当时去申请的设计师龙兆曙请陈绍华撰写了关于平面设计的释义,这份原件陈绍华至今还保留着。 很多设计师羡慕深圳有这么一个很抱团的圈子,深平协能够经久不衰,除了两年一度的会员大会一人一票直选外,还有两个鲜为人知原因,一是老人不霸位,陈绍华和王粤飞主动让贤不当主席。二是“不能让自私自利的家伙得逞,一旦发现,当众痛击”,“我就是那个经常唱白脸的二杆子”。陈绍华如是说。这就是反对派的作用。 传统元素只是设计的图形词汇 中央工艺美院-82届毕业照 陈绍华毕业作品之一「82届毕业展」,可以说是当代第一套具有“VI”性质的作品。那个时候他已经有做VI的意识,虽然不懂外语,但在学校图书馆里看到国外的资讯后,他意识到这是一种新型的视觉系统。 作品「82届毕业展」 也许后来他被大众周知的邮票生肖设计以及08年申奥标志等无不体现传统元素。形成大众对于陈绍华强调传统文化的误读。事实上,他的作品中很多中国文化元素只是因为需要。陈绍华主张越个性越好,没有任何传统,甚至反传统也许会更好。 生肖邮票设计 《绿.来自您的手》1984年 左:《请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完整的形象吧!》1984年  | 右:《红高粱》海报 1986年 “设计生肖邮票毕竟是给老百姓看的,生肖本身就是传统文化的一个品种,必须要有传统元素在里边。 这个躲不开的。并不是我用了传统符号,就是强调传统,这是两码事。” 深圳大剧院 左: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会徽右:南昆山十字水度假村 陈绍华作品中的中国文化气息,源于他身为中国人耳濡目染的传统元素,在他心目中已经是一种设计的图形词汇。需要的时候将其当工具、词汇来使用自然而然形成自己的风格。 左:创意12月 | 右:大红灯笼 可口可乐邀请海内外8位设计师设计纪念版包装陈绍华作品 表面上陈绍华的作品好像使用很多中国传统元素,有意做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结合。实际上,他并不太提倡设计师走传统的道路,认为中国人设计并非一定要以传统为基础。 他非常反对那句流传甚广的名言–“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那是故步自封的自我安慰。而我想强调的是–“越是个人的就越是人类的”,作为一个艺术家,应该站到更高的层面看问题。 第一届世界智力运动会 这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这是一个自我营销的时代,也许是过了急功近利的年纪,陈绍华对自己的成就表现的有些不以为然。陈绍华从事设计30年却至今未做自己的个展和出作品集。 陈绍华标志集合一 陈绍华标志集合二 他的作品里也有飞机稿。“有些设计师死乞白赖地巴结大客户,可以一分钱都不要设计Logo,可是又做不到大品牌的素质,我是怒其不争,糟蹋行道,我也可以一分钱都不要地来做做,那我是自娱自乐,哈哈!” “我从来没把自己的过去认真对待过。曾经在中央美院讲座,题目就是《无话可说》。”对于炒作自己,抢夺市场的行为,陈绍华更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回应。“对那些一心只想赚钱,刚刚入道便满世界办个展、著书立说、摆大师谱的,我觉得很可笑,也很为他们悲哀。” 陈绍华恐怕是最具有话题性的设计师,他常常毫不避讳发表具有批判性的犀利观点。对于表达自己观点这件事,他认为没什么不可说的。同是AGI会员,他对“那些自吹自擂、刻意拉撑自己专业地位,装逼嘚瑟炫耀摆’大师’谱的家伙”深怀鄙夷和厌恶,甚而当众羞辱和虐杀。“当下社会充满着虚伪丑陋,当面吹吹拍拍肉麻阿谀,內心却各怀鬼胎,真不如直接捅破它来个痛快!有什么怕的啊?”。记得曾国藩说过一句话,我得罪了所有人,就谁也不得罪了。 作为设计的先行者、引导者,他仍然保留着最初的直接和设计使命,将自己放置在清醒的理想化状态看待整个世界。真正能够进入史册影响整个时代的设计师很少,能够影响时代标志作品更罕见,而陈绍华对中国设计界贡献和成就足以引领年轻一辈设计师的“设计观”。 END 推荐阅读:Rologo访谈 | 资深设计师陈维亭分享职业成长路径 如需转载,请联络 「 Rologo」标志共和国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或引用,谢谢合作

    2.72K 0 0
  • Rologo品牌访谈 |中国知名设计师陈维亭分享职业成长路径

    陈维亭 在每个阶段做的每件事情能有一点收获,我才会觉得心里边舒服,无论是接触新行业的客户,或是不一样的解题思路。谈不上有多上进,只是觉得虚度光阴这个东西是挺可怕的。 本期,我们采访了中国知名设计师—陈维亭,与他一起聊聊他眼中的设计。陈维亭曾经任职Landor大中国区资深设计总监,Interbrand北京创意副总监,现就职于电通安吉斯集团中国任首席品牌识别顾问。 他深信设计与策略的完美结合是建立伟大品牌的有效途径,而以先进的方式加速本土企业的国际化进程是品牌设计工作的最大意义。服务过的客户包括印尼鹰航、海尔、绿地集团、青岛啤酒、广发银行、中国平安、深交所、P&G 、Citi以及王府井百货、德邦物流等等。 谈职业 “职业设计师”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人 “职业设计师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人。作为职业,就一定有方法。这可能和所谓设计是偏艺术层面和偏灵感的角度不太一样”。陈维亭说,职业设计师可能不需要每天说“I love design”。工作就是工作,除此之外还有生活和家庭。十年前在朗涛旧金山办公室遇到挺多40、50多岁的CD( Creative Director)每天平静地做设计,同时精于各种设计之外的爱好,丰富的经历又帮助他们完成漂亮的项目。这对他影响很大。 品牌设计师的工作就是帮助品牌建立视觉表达,并使之与受众建立沟通。 把设计作为职业是有工作方法的,包括从策略到视觉表现。虽然天资有高有低,但是掌握方法,循序渐进,基本都可以以此为职业。天赋也许让你离创意更近一点,但方法可以带你准确地捕捉到它。 他把设计这件事情定位为工作,自己就是职业设计师。他认为设计师只是项目进行中的一个环节,所以最终成果属于公司而非个人。在工作的范畴来说,陈维亭带领团队取得了REBRAND(全球性品牌重塑奖)、Transform Awards等的知名奖项。他的用词,虽然没有明确指出,仍可以轻易察觉到,团队合作贯穿于设计师所执行项目的全过程,一个成熟的设计师要明确自己在团队中的位置。 说到奖项,他补充道:“从个人的角度而言,我会觉得拿到D&AD之类的专业奖项更有成就感。而一般的商业项目不太有机会去拿到这类设计奖。” 在谈话最初,陈维亭就对设计师这份职业做了明确的界定。他所说的职业设计师,一方面是强调设计师的职业精神和素养,也就是通常意义的匠人职业精神。 “作为职业设计师,首先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对我们来说就是视觉传达。 要求设计师善于将概念以图形的可视化语言准确地表达出来。 第二,做到对行业视觉语言的熟练把握。这是品牌设计的基础,要对行业调性充分理解。然后才可能有所突破。 第三,是策略思考。策略是设计师给出一个既特殊又合理的创意前提。”陈维亭把自己定位成职业设计师的基础上,分享了怎么成为合格的职业设计师。 谈成长 心态放平,保持学习。 “我的观念比较传统,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去找好的机会,把擅长的事做得更好,更有意义。”陈维亭以这样的开头讲述他的职业成长路径。从他的描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发展进行了明确的规划。带着“想看看大师是怎么做事”的想法,23岁的陈维亭的第一份工作在陈绍华老师的北京公司。一段时间后,又去到王序工作室,加起来工作了两三年。 「陈绍华、王序等人在90年代推动了设计行业的发展,同时作为设计界的领军人物,培养了大量优秀设计人才。」 这两三年的时间,为陈维亭以后的发展奠定了技能和职业态度的基础。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感觉自己学了一些东西”。 最大收获是充分信任 作为设计师,陈维亭觉得,“需要找个地方把自己学到东西试一试”。所以他选择去到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设计公司-正邦。 中国京剧院 「加入正邦的第一个项目,幸运的是可以与吴江院长直接对话,并对京剧即关于“美”的艺术达成共识。标志几乎没有修改就通过了,让我的这个职业有了一些信心。」 在那的两年时间里,陈维亭受到设计师所需要的最大重视和充分锻炼。自己带项目,直接跟客户对接,作为一个设计师的综合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其实,我这步走对了,如果在更大的公司,可能没有机会去独立带项目。”陈维亭感触到。在设计这条路上,陈维亭不忘初心,不断突破。他清楚商业设计的成熟一定是依托于商业的繁荣。 鉴于国际公司的思考方式和设计呈现与现时国内的市场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所以在有机会去到Landor(世界最大传播集团之一WPP Group的附属机构Landor Associates)的时候,迫切去见识一下那些超级成功的项目都如何产生。那时入职的职位是设计经理,当时觉得起点有些低,不过也无所谓。 印尼鹰航 「第一个国际项目,以自然之翼的概念实现跨语言的沟通,开始了解视觉系统具有可以超越LOGO的丰富表现力。」 对于陈维亭来说,在Landor的经历是一个快速且辛苦的成长期,也经历很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用全英文在旧金山提案。(笑)差不多花了整周的时间去准备,这些对他来说都是难得的经历。 陈维亭说在Landor的经历中,有一件小事至今印象深刻。 “在《经济学人》跟Landor合作的一场论坛中,我结识了负责Landor自身品牌形象设计和推广的设计经理。他在拿到我名片的时候,惊讶地说’oh,design manager!’。然后我才知道,他在这十几年才做到设计经理的职位。 而他在负责的是给一家品牌公司做品牌的工作。忽然惭愧于之前肤浅,于是我的心态放的很平,就完全是个学生了。” 铂骊酒店&铂瑞酒店 「塑造本土高端酒店品牌,更有成就感。」 谈话到目前为止,在陈维亭的话语里,几乎没有出现感情色彩过于强烈的词,比如“最、特别、必须”等。他总是很谦逊的,用“还不错、还行、可能”这样看起来平淡的词。接下来的话,改变了我的看法。“我特别在意的是,在每个阶段做的每件事情能有一点收获,我才会觉得心里边舒服,无论是接触新行业的客户,或是不一样的解题思路。谈不上有多上进,只是觉得虚度光阴这个东西是挺可怕的。” 用了三年的时间,他深度了解学习Landor的价值。Landor是设计起家,Landor先生本身就是从包装设计入手。而Interbrand最著名最早的那个案例是一个给邓禄普命名的案子,是从策略起家。 再次出发,加入Interbrand品牌咨询(全球最大的综合性品牌咨询公司)。通常大家认为这是一家在策略方面见长的公司,他认识到比较成功的品牌塑造背后都有相当缜密的逻辑与独到的洞察,比如MINI。 广发银行 「跳脱行业普遍视觉属性,并与客户一起以东方的思维方式加以诠释。」 那时候可以在国际公司任职设计总监的人屈指可数,风光的同时必定承担了巨大的压力。 陈维亭坦白说,“我在进Landor的前半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通常国际品牌公司的每个项目时间会比较长,做得比较充分,这意味着长时间的强度高效工作。 在设计总监对项目有一个总体把控的情况下,每个节点其实都需要有闪光点。我们会把一个大的问题分解成无数的小问题,然后无数的小问题都尝试用更好、更合理的方法解决它。试图让结果无限趋近完美,让设计经得起时间和大众的推敲。 也就是说,项目持续的一两个月时间里,每天都要想出几十个高质量的创意,去挖掘新的高标准创意和想法。所以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去适应。”关于设计如何帮助客户解决问题,他回答的非常清晰。 “设计就是解决问题,而设计的前提就是要找到那个最大的问题。” 随后,他举例道,有的客户非常明白自己的问题所在,比如品牌(形象)用了五年,在进入某些区域市场的时候,消费者不喜欢。 “我们会思考当地消费者为什么不喜欢,研究消费者喜欢的是什么,如果我们把你(品牌)变成了那些消费者喜欢的那一类,那他们是不是有可能就喜欢你(品牌),假设成立的话,就着手去做,这是简单的思路。 有的客户自己就比较迷茫,不能提出特别明确的问题,那我们就尝试着一起去寻找问题。问题逐渐明确的过程,其实就是形成brief的过程。然后我们和客户针对问题和解决的逻辑进行沟通,朝着明确方向努力。” 在谈到LOGO的市场价格和VI视觉延展时,针对很多企业拿到自己品牌的VI手册后,只落地了一个LOGO,其他的延展完全被搁置了。 陈维亭这样表述,“这个问题确实有。虽然我们一直讲品牌不只是一个LOGO,还是有客户会混淆。比如有些客户并没有品牌整体传播的预算,基本的露出机会就是在各种载体上出现LOGO而已,那做视觉系统就是多余的。 另一种情况就是VI的设计不够深入,导致VI手册实际上只是一本LOGO使用手册。我们要清楚,LOGO背后,最重要的是整体解决方案。VI手册里的每一个元素都应该是围绕着一个问题去给出解决方案。整体来说这是一件性价比非常高的事情。” 德邦物流 「客户卓越的执行团队对保持品牌的一致性至关重要。」 谈态度 25岁的年轻人很少能坐得住 在陈维亭看来,在这条路上,他运气还不错,算是顺利。每做一个项目或者每换一份工作,都会有成长和收获。当然,收入也会越来越多,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这源于,他愿意从一些好的、坏的项目经历当中寻找积极的因素。这个心态有关。这也是他可以很享受设计,并将设计坚持这么多年的原因。 在谈及新人设计师的建议时,陈维亭回答的真切而坦诚。“这个可以有些建议。首先,磨练自己的功夫,就是对图形、字体、排版、图片的处理能力。看上去挺基本的,但很多设计师真的做不到。同时,你还需要去了解类似于C4D、AE等新的技术,会大大丰富视觉语言表现的可能性。如果是年轻人,你就要会这些。 然后是放平心态。坐得住,少说多做。 “那时候我25岁,王序这样评价我,‘很少有年轻人这么坐得住’。我就觉得,我好像做对了。”陈维亭略显自豪的说。“其实王序是在说他所理解的职业设计师该有的状态:坐得住,你就像个设计师。”你的基本功扎实又坐得住,自然就会有收获。所以,建议年轻人花点时间打磨一下基本功,在一个地方(公司)多待一段时间。前提是一个OK的地方(公司),浪费时间就没意思了(笑)。” 一个充斥着浮躁和焦虑的当下,陈维亭再次提到“坐得住”,年轻人就应该踏踏实实地去努力。不受外界干扰的思考,专心致志地做事,保持自己的节奏。当然,前提是我们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愿意为之付出。作为设计师,应该是专注于每一个项目,沉下心来做事,高质量的完成。 最后,陈维亭给出来关于Rologo标志共和国的看法,这对Rologo团队来说是很大的鼓励。 “我觉得标志共和国算是中文版的Brandnew,我把它当成一个新闻媒体,按时有一些业内的动态推送给大家,我也会看看下边的评论,那些评论慢慢变得更客观也更有建设性,或许这也说明标志共和国的读者群体更加职业,挺有意思的。” Rologo 陈维亭的状态向我们展示了一种设计师独有的,且颇具克制感的个性和修养。他说话很有节奏感,句子之间会有几乎不易察觉的停顿,从而选择更加合适的词语来表述观点。事实上,陈维亭一直对自己有清晰的要求和目标感,敏锐的捕捉到每次让自己更进一步的契机。这提醒我们,在迷茫困惑的时候,与其恐慌和无措,不如制定一个合理、清晰的职业规划,这同样是一个设计师必备的自我修养。 扎心话题 你在什么时候想过放弃设计? 如需转载,请联络 「 Rologo」标志共和国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2.00K 0 0